他们是行走的“国家名片” 唤醒中国的每个早晨

2017-11-28 10:21:36来源:海外网
字号:

海外网11月28日电 从故宫到天安门广场,由36名武警官兵组成的方队横跨长安街,护送国旗到达国旗杆。国歌奏起,五星红旗在万人瞩目下缓缓上升,唤起了一个国家的早晨。

20..gif

21.gif

这样的情景,无论风霜雨雪,每天都在上演。履行这一职责的,是隶属武警北京总队十支队的国旗护卫队。从1982年组建至今,国旗护卫队共执行25000余次升旗和降旗任务,至今保持零失误记录。

想成为国旗护卫队成员 需经历万里挑一、过三关

国旗护卫队的方队共36人,排在最前面的3名队员,分别是擎旗手和左右护旗手,中间一名手持指挥刀的是执行队长,后面紧跟着32名护卫队员。擎旗手是方队中最核心和引人注目的位置。要成为擎旗手,首先要入选国旗护卫队。

国旗护卫队的战士,每年是从武警北京总队上万名新兵中严格挑选出来的,身高都在183cm以上,这些”准护卫队员”们经历3个月的军事训练后,还面临着多次严格的筛选,有幸被选中的战士们,更要经过4个月艰苦的专业强化训练,才有可能成为升旗方队中的一员。

22.jpg

现任武警北京总队十支队政治委员、支队党委书记王建华,曾经担任过国旗护卫队指导员,参与过国旗护卫队员的选拔和训练。据他介绍,普通的战士要成长为国旗护卫队里面合格的一员,要经过三关:

一是军姿关,就是站功,要达到站四个小时不晕倒;二是走功,齐步和正步行进,比如说每一步都是75公分,都保持一定的速度,要用秒表卡;三是持枪关,托枪、枪放下、持枪敬礼的动作。这个动作看起来容易,但做起来也有难度,很多同志在练习时虎口、手掌都拍肿了,有战士甚至锁骨都砸裂了。

刻苦训练练出肌肉记忆 反复模拟成为“定海神针”

故宫午门外的东朝房,国旗护卫队驻地,训练场与景区仅隔着一道栅栏。为了练好“站功”,“走功”和“持枪功”,他们用T形架挺腰杆,迎风站定眼神,头顶砖正脖颈;绑沙袋练踢腿,挂水壶练力度,夹石子定准位。

28.jpg

张自轩,今年24岁,是国旗护卫队的一名擎旗手。2010年,张自轩入伍,参加了国旗护卫队的选拔训练。经历了两个半月,他的军姿,托枪和正步三个课目完全过。

张自轩:每天七点出操,八点到十二点之间四个小时训练,每天在枪上绑上沙袋,然后腋窝夹上石子练定力,刚开始每个人的肌肉记忆没有,重量加上去以后形成这种肌肉记忆,然后慢慢地再把沙袋卸下来,训练过程中就会有自然的肌肉记忆。

通过层层选拔和严苛训练,张自轩成为国旗护卫队升降旗方队的一名护卫队员,有机会走向天安门广场执行升降旗任务。但头一个月里,他没给家里打过电话说自己在方队,因为担心自己如果因为训练或者错误离开了这个集体,父母来探望时会有失落感。

带着这种不自信,仅一年时间,张自轩就完成了从护卫队员到排头兵,再到擎旗手预备队员的转变。擎旗手居于方队中心,被称作“定海神针”。擎旗动作看似简单,练起来却极为困难。行进中,擎旗手仅靠食指和中指的力量夹住旗杆,要时刻保持上体正直,旗杆与身体成45°,旗杆底与地面的距离45厘米,行进每步75厘米,前臂摆幅30厘米,后臂摆幅30厘米,正步摆臂距离身体10厘米,每一个动作,都有严格的标准。

24.jpg

训练中还需要模拟各种恶劣天气,旗是布做的,吸水性很强,如果下雨,布可能是35斤那么重,而如果遇到刮风,广场没有任何遮挡物,整个身体会摇摆不定。为了练习稳定性和和行进过程中的军姿、昂扬的气质,张自轩每天晚上加班加点训练。

从一开始定杆2、3分钟,到持续定杆40分钟,凭着惊人的毅力和扎实的基本功,张自轩成为新一任擎旗手。2011年11月7日,张自轩肩扛国旗,第一次走在方队的前列。6年时间里,张自轩肩扛五星红旗在金水桥上走过1000多次。

张自轩:第一次我担负擎旗手的时候,刚走出天安门,踏上金水桥视野一片宽阔,当时脑子里不知道干什么了,因为第一次,不知道自己动作什么,生怕做错动作,不断在脑海里过一些程序,让自己能够标标准准完成这次升旗任务。

记者:之前模拟过吗?

张自轩:像我们模拟的话,只是在国旗区圈里的一些动作,不会在长安街上去模拟,因为长安街只有一次。

这里是不容任何瑕疵的“祖国第一哨”

日出日落,寒来暑往,天安门广场的旗杆附近,永远挤满了世界各地前来观看升降旗仪式的群众。自上世纪80年代至今,仅到天安门广场观看升国旗仪式的人,就超过3亿人次。

国旗护卫队也成为一张行走的“国家名片”。除了升降旗仪式,国旗护卫队还担负守卫国旗的职责,每两个小时一班,在国旗下上哨。“冬不穿棉、夏不穿单”成为对国旗护卫队的特殊要求。冬天最多可以在里面加一件秋衣,连毛衣都不能穿。因为穿的话显得特别臃肿,没有自然大方、美观的视觉效果。

张自轩:2012年有一天北京是零下16度,回来以后战士没有防护意识,第一时间先把手捂到耳朵上,当时他没有感觉,战友看见他耳朵上流血了,后来一看耳朵后面已经裂了。

记者:像夏天的时候流汗,如果汗水流到眼里了,那怎么办,能擦吗?

张自轩:不可以,有时候我在广场国旗区外围站岗的时候,有个小女孩问她的母亲,妈妈,那里面的是假人吗?为什么不动?她妈妈说那里面是真人,因为他们在执勤。

武警北京总队十支队政治委员、支队党委书记王建华表示,在这个岗位上不能出现任何瑕疵,因为这是祖国第一哨。

记者:为什么当时称之为第一哨?

王建华:首先他是在特殊的岗位、区位上,在天安门,我们升起这面国旗,长5米宽3.3米,是全中国升起的最大一面国旗。另外这面国旗,也是1949年毛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亲自按动电钮升起的这面国旗,所以我们感到国旗代表着祖国,又是国家的象征,我们感到这是祖国第一旗,也是祖国第一哨。

铁骨背后也有柔肠 只能深埋心底

为了保持威武的仪表和雕塑般的身形,国旗护卫队的战士们已经练就一身钢筋铁骨,尽管铁骨也有柔肠,但也只能深埋心底,不显于色。

张自轩说,父母有一次来北京没跟他打招呼,当时他正在国旗哨上执行警卫任务,父母站在广场正前方跟他打招呼,他却没有理他们,没有一丝反应,连眼神交流都不能有,始终保持昂扬挺拔的军姿。

张自轩:我们中队始终要求每名战友要有镜头意识,因为每一个动作都代表我们国旗护卫队、武警部队的形象。一个简简单单的瞟眼神,如果被记者或一些不怀好意的人拍下来发到网上,会影响我们国家、军队的形象。等我下哨的时候,我父亲跟我说,你怎么回事,我跟你打招呼你怎么不理我呢,你是不是在部队当兵当时间长了,不想家人了,我当时听这话瞬间眼泪流下来。因为我在担负任务,不能说父母来了,我去找父母聊聊天,所以当时就没有回他们,心里特别内疚。

皮鞋晒软了 温度计晒爆了 军姿也不能变

孙广盛,武警北京总队十支队三中队班长,2012年12月份入伍,被分配到武警北京总队十支队,十支队主要担负天安门城楼、国旗、人民英雄纪念碑、金水桥、国家博物馆、故宫博物院等重要目标的警卫守卫,中央首长、重要外宾在广场地区重大活动临时现场、路线警卫,国旗护卫、天安门地区巡逻防控等任务。

天安门广场44万平方米的范围内,支队正常部署每班哨用兵百余人,有时每人每天执勤长达10多个小时,年均执行临时勤务2600余场次,夜间广场清场时,官兵们坚持以人民群众为中心,清场时不设警戒线、不拉警戒带,全凭宣传疏导在争分夺秒的时间里协调群众撤离。遇到不愿意配合的群众,官兵们也坚持劝导,不跟游客发生争执或肢体接触。

烈日直射无遮蔽,温度过高无处躲,对每一位在广场执勤的官兵来说,风吹日晒雨淋就是他们的日常。2014年时,在中午12点多,中队设置的最高温度60度的水印温度计被晒爆两个,弹簧温度计用了一次后指针转到60就回不去了。执勤的战士表示,有时候感觉皮鞋都被晒软了,黏在岗哨上,但军姿依然不能变。

孙广盛:夏天到天最热的时候,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两点,我们中队会安排送清凉、送水,但其实到我们哨兵嘴里喝的就没多少了。广场一些老大爷、游客,他们拿着水壶说倒点水吧,我感觉这样的事,包括给游客让伞,本来就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习主席提出要以人民为中心,所以说这样的事感觉很平常。

养兵千日、用兵千日 上哨就是打仗

据统计,近年来十支队官兵共帮助300多名走失儿童找到亲人,抢救150名突发疾病游客,捡拾归还游客钱物2000余件次。天安门的宁静祥和,正是有这群像孙广盛一样的战士在默默守护。他们保持良好的军姿和整齐的队列,并且随时要保持警惕,防止有损国家利益和人民生命财产安全的意外情况发生。

孙广盛:我们在广场执勤的哨位,和解放军战士还不一样,解放军战士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,我们是养兵千日,用兵千日,执勤就是战场,我们上哨就是在打仗,每天都是打仗,上哨就是我们的一线,所以一旦遇到这样的情况,肯定是奋不顾身,肯定保护国家人民的利益安全。(央视新闻微信公众号)

责编:樊小菲、李瑞辰

  • 路过

新闻热图

海外网评

文娱看点

国家频道精选
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