吴京称想告诉国人中国能打 让士兵精神走出国门

2017-08-07 15:26:03来源:未来网
字号:

票房突破30亿,《战狼2》在这个暑期档点燃了整个影市,从第一部《战狼》开始,吴京就想要打造中国的超级英雄,也正在向这个目标努力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是家人的支持,才让他没有后顾之忧的去拼命。

想让中国士兵的精神走出国门

华商报:《战狼2》的结尾已经在预告《战狼3》了,这个系列是如何诞生的?

吴京:我其实有三个剧本。写这些东西,只想圆我自己一个梦。我的出发点很简单,当时弄那个剧本是2008年,那时候整个社会充满了中性美,整个社会包括演艺圈的情绪都觉得好消沉,我很迷茫。那时候特别想表现一种什么呢?我想告诉中国人,中国还能打。但是你阐述目标要结合现实,中国和平年代那么多年,你的对手是谁?你不能盲目给自己树立一个对手吧?那时候中国还没有拍过这样类型的电影,标准在哪里?尺度在哪里?所以一步一步摸索来做这件事情。一个国家不强大,就没有话语权。所以这次《战狼2》结尾是我特想表达的一种东西,我希望祖国强大,我希望中国有话语权,我希望在全世界任何一个话题和一个角落,都有中国的声音。

华商报:看过两部的人明显感觉到第二部场面升级了。

吴京:肯定了,《战狼1》里面,大家看到了中国当时的最先进的现代化武器,但这次我要看到这些武器在战争中的作用。比如说坦克,坦克怎么打仗?比如说军事技巧,我要让《战狼2》比《战狼1》全面升级。我最大的目的就是想让中国的士兵走出国门,让世界看到中国士兵的机智、勇敢、善良和担当。

华商报:为什么将故事背景放到非洲?

吴京:近几年中国在海外遇到了很多的事情,尤其我们的侨民,几次撤侨事件,几次中国人在海外被枪杀、被抢劫的事件,我觉得应该让中国士兵的精神走出国门了,所以选择了非洲。

美国、香港两个团队较劲工作

华商报:《战狼》第二部的投资更大了,作为导演压力是不是也更大了?

吴京:压力非常的大,首先我发现第一部成功之后,人就开始变得贪心了,第二部爱情也想要,情怀也想要,战争也想要,暴力也想要,什么都想要。所以取舍上面,导演的压力更多了。第二是沟通的成本太高了,因为这次《战狼2》,十几个国家的人参加,这种东西我都不知道怎么撑下来的。咱们中国观众被高水平的,包括好莱坞的战争片的品位都养刁了,你骗不过他们的。所以,你怎么样用你的技术手段讲好你的故事,让观众觉得过瘾,值回票价,这个是一个综合的学问,压力挺大的。

华商报:这次动作场面备受好评,是因为请到了很牛的幕后团队吗?

吴京:我们这次有两个团队,美国团队跟香港团队,第一,我想让两个团队来较劲,我给要求,他们给我最好的方案。第二,香港团队是我最熟悉的团队,任何的爆炸点和威亚的点,他们是要为我保命的,保证我的安全的,不让我出事的。美国团队拍车戏、战争戏这种电影的重工业,有自己一套路数。但是这个团队到中国来,他们能否得到最强大的后勤支持、最大的安全系数的保证?所以这两个团队的默契配合,才能够达到我今天的这个要求。

华商报:影片开始那个一镜到底的水下镜头非常惊艳,拍起来很难吗?

吴京:这个就难了。因为没有人在水下打两分钟的。即使训练过,技术上能不能完成是不能给出肯定的答案的。可能我这个人就比较倔吧,就觉得做吧,完不成我再分镜头,刚好我也在学自由潜水,可以在水里憋三分钟。特别感谢这个水下的摄影师。他是拍《加勒比海盗》的水下摄影师,他的自由潜水真是大师级了,能潜四五分钟。关键他懂镜头,能够通过镜头来弥补我们演员与演员之间的差距。在水里面拍戏,第一,我不能戴眼镜;第二,我一口气要憋住;第三,5个演员、摄影师、水下副导演没有呼吸器,救生员起码5个,那这些人呼气气泡怎么办?穿帮啊,怎么去避这些东西?怎样拍把招接上,非常讲究,所以我挺感谢这哥们儿的。

非常感谢贤内助谢楠的默默支持

华商报:这次《战狼2》打造“重工业电影”,很多人说将类型电影做到了极致。

吴京:因为《战狼》取得了好成绩,所以奠定了很多信心,同时可以得到更多的资源。当然就要好好地利用,把这个影片的重工业化,给它升上去。也更希望中国的这种军事类型动作电影达到一个新的高度。我没想过能对中国的电影工业有什么意义,我只是想去努力、去付出,做自己想要做的作品而已。当然我从中看到差距,我们还有待努力。我们分工不细化,不专业的从业人员越来越多。以中国的电影的产出量,以前专业人员是够的,但是现在产量越来越大,专业人员不够用了,那副手和不专业的人员就越来越多地进入。

华商报:作为丈夫和父亲,进行这么危险的电影拍摄,家人支持吗?

吴京:拍摄137天里,我没有回过家,但是谢楠带着儿子过来看我了。《战狼1》的事情你们应该都听说了,我说我赔了,她说她养我。《战狼2》难得为了一个新的高度、新的目标去做一件事情,她会支持我的。她没有任何埋怨,就是一直默默地带着儿子,探探班,探完班就走。别看她长得很瘦小,但她是一个特别识大体的女人。而我处在一个疯狂的、打了鸡血一样的状态之中完成自己的事业。她真的能做到该给温馨给温馨,做一些我喜欢的吃的,让人给我送过来,这一点特别特别让我欣慰。父母、孩子,全是她一个人在撑着,她还有自己的事业。我受伤的时候,我骗她这是假的,她就装着信,跟我一起去骗我爸妈,避免他们惊恐,那这就是我太太对我的理解。 华商报记者 罗媛媛

责编:樊小菲

  • 路过

新闻热图

海外网评

文娱看点

国家频道精选

新闻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