海外网搜索 海外网首页移动客户端 评论 资讯 财经 华人 台湾 香港 历史 社区 视频 新加坡 德国 荷兰 滚动

2016年美国华裔群体被点燃 参政热情空前高涨!

2017-02-13 08:54:18来源:中国侨网
字号:

中国侨网2016年6月6日,特朗普在家里会晤北美华裔特朗普助选团各地主要成员,这是特朗普唯一会晤过的在美华裔群体。(美国《侨报》/王湉提供)

2016年6月6日,特朗普在家里会晤北美华裔特朗普助选团各地主要成员,这是特朗普唯一会晤过的在美华裔群体。(美国《侨报》/王湉提供)

中国侨网2月12日电 据美国《侨报》报道,没有铺垫,就没有高潮。从2013年始,不断发生的辱华、歧视等独立事件,就好像一点一点的星星之火,到2016年美国大选之年,彻底点燃了整个北美华裔群体。2016,华裔群体史无前例地表现出非常的参与热情,成立政治组织,发动全美华人,从地面活动到网络舆论打了一场漂亮精彩的大选战。

对于华裔群体参政议政话题,曾有美国政府官员提到,“华裔群体同样可以像其它族裔一样,为争取权益而努力。从草根群体开始发声,建立有效组织,长期不懈地坚持。若是遇见问题才出来争取一下,很快又散场,起不了太多作用。”

从这个角度看,2016年的大选之年,支持共和党的华裔群体表现突出,尤其在加州一片蓝海的情势下,作为少数族裔少数党支持者,表现出的组织能力、策略方法、执行能力以及勤奋热情值得记录、借鉴。毕竟,政见或支持谁、不支持谁并不是本文主题。

参政议政的铺垫早已开始

“其实,我们华人的参政议政状态早于2016年之前已经铺垫好,不过当初只是这里那里时不时冒出一些火星,没有成形的政治力量,形成强劲的参政议政风潮。我们,华人的力量,就等待着契机来点燃。”金橙俱乐部(TOC)的老威如此说道。

事实也的确如此,没有前期的铺垫,不可能有2016年井喷似的参与高潮。“北美华裔特朗普助选团(Chinese American For Trump,CAFT)”发起者王湉说,他的经验累积从2013年开始,TOC成员说他们从SCA5开始,正式考虑成立政治组织。而这期间发生的一系列独立事件,都成为关心政治的华裔群体积累参政议政经验的铺路之石。

2013年10月16日

事件:美国广播公司(ABC)旗下节目《吉米 坎摩尔直播秀》(Jimmy Kimmel Live!)播出一期《儿童圆桌会》,4个6岁左右的小朋友坐圆桌旁模仿国家议会讨论国家大事,当吉米问到“美国政府欠了中国1.3万亿美元该怎么办?”时,有男孩回答“我们应该绕到地球那边去,把中国人杀光”。吉米虽然没有鼓励,但也没有严肃否定,笑着回答“一个有趣的想法(interesting idea)”。

反应:2013年11月9日,全美27个城市数万名华人,南加州几千名华人同时举行了抗议ABC反华言论的示威大游行,并递交抗议信。ABC于10日深夜发布“公开道歉”声明,并承诺“永久停播《儿童圆桌会》”。

2014年2月20日

事件:“春节是全球华人一年之中最重要的节日,而加州参议院在当年的农历大年初一投票,以27:9的票数通过了由拉丁裔民主党参议员赫南德兹(Ed Hernandez)提出的SCA5提案”(法案拟允许加州公立学校基于性别、肤色、种族、国籍等因素,对个人或团体做出优惠待遇)。

反应:2014年2月28日,南加州数百名华人无惧暴风雨的坏天气,聚集在加州华裔众议员周本立位于蒙特利公园市的办公室大楼外,高声呼喊,要求周本立承诺在州众议会表决SCA5提案时,投下反对票。

2016年2月11日

事件:梁彼得(Peter Liang)是纽约市的一名华裔男警察。被控于2014年11月在布鲁克林一栋公寓楼道内误杀非裔男子格雷(Akai Gurley)。该案于2016年1月25日正式开庭审理。2月11日梁彼得被大陪审团裁定过失杀人罪名成立,引发华人社区强烈抗议。

反应:2016年2月11日,美国中文电视报道,北美30多个城市和地区的华人纷纷策划声援梁彼得的游行。2016年2月20日,包括纽约,洛杉矶,旧金山,西雅图,华盛顿DC在内的逾20个城市发起超万人的抗议示威活动。

SCA5成“燃点”

在2016年的大选之战中表现积极的几个华裔组织,无不或参与或关注过以上这些重要事件,尤其是SCA5,一个不得不特别说说的事件。为什么说SCA5必须一提,它对于2016的华裔选战有何特殊意义?

首先,因为它的出现催生了南加州第一个非常重要的华裔政治组织——TOC,同时,这一事件让多次参与游行抗议的CAFT发起人王湉开始思考:“我们华人不能总站在游行这一边吧?”。2016年选战之年,在加州支持共和党、及总统竞选人特朗普的华裔群体最主要有两个,一个是作为全国性组织的CAFT,一个是聚焦加州选战的区域组织,加州TOC。

其次,TOC成员们总结认为,“这一法案伤害了华人的根本利益”。教育AA,使华人感到根本利益受到威胁,成为支持共和党华裔群体参政议政的第一个“燃点”。

“从个人讲,我是3个孩子的妈妈,1994年来美国,现在是公民。2015年之前,我从不参加投票,很多华人其实和我一样,我们读书、养孩子、努力工作。当初我和先生一起来,感到美国会因为你的优秀,而接纳你,不需要任何背景。可是2014年的SCA5,抽了华人的家底! 我最基本的想法就是孩子将面临走‘钢丝’!我和先生都在想,我们花很多钱在教育上,我们不想让孩子们努力学会怎么去走好‘钢丝’,而是我们要把路拓宽。于是,我们义无反顾地走出来。TOC的主要成员当初都彼此不认识,得到有抗议活动的消息后,一位叫天天(即王湉)的人发起的,我们通过妈妈群、姐妹群,把大家串起来,一起去周本立办公室前抗议。”TOC成员Lan An说,“那天下着暴雨!我记得雨水把垃圾桶都冲跑了。”

“最早出来的是一批妈妈们,当时她们组织了13辆车,我们这边听说后也组织了4辆,一起由橙县出发。”TOC成员老威补充道。

“最早电话通知我SCA5法案一事的是何美湄。”王湉坐在家中窗前飘台上,望着窗外阴郁的天气回忆,“当时,也是这样的天气,风雨交加,我们站在周本立办公室外抗议SCA5。当时大家的口号是‘周本立下来’,他不下来,结果突然有人改口,说‘下台’,周本立马上下来了,立刻表示道歉,不过我觉得他一点诚意都没有,他说不支持SCA5,但原话是‘不会对SCA5提案的现有版本投赞成票’”。

“虽然我们赢了。但是,我开始想,难道我们华人只能站在游行一边?“

要推华人进政府

王湉是“北美华裔特朗普助选团”的发起人、主席。应该说,他是一个颇有争议的人物,然而谁也不可否认,在2016美国大选之年,CAFR的特朗普助选活动在全美范围内开展得轰轰烈烈,分工明确,策略得当,曝光度很高。

2015年6月16日,特朗普(Donald Trump)发表讲话,宣布争取共和党的总统候选人提名,成为共和党第十二位参选人。

2015年6月底,王湉成立“鸭嘴粉丝团”(Duck Mouth Fan Club)3人小群,其中2名是“打酱油”的。

2015年7月,“鸭嘴粉丝团”正式更名“北美华裔特朗普助选团”。

2016年1月1日,“北美华裔特朗普助选团”扩充至100人。

2016年5月17日,“北美华裔特朗普助选团”扩展至全美23个州,共有1000多名参与者。

2016年大选之前,“北美华裔特朗普助选团”在全美30多个州,40多个主要城市建立助选团分支组织,共集合了8000多名铁杆特朗普支持者。

2016年12月14日,“北美华裔特朗普助选团”宣布更名为“萤火虫”(Firefly),正式注册成为一全国性政治组织。

2017年初,洛杉矶遇上难得的连日阴雨天气,清冷潮湿,难得清闲的王湉正巧在家中,窗外飘着蒙蒙细雨。

“媒体都采访我‘1000’遍了,记得很清楚。特朗普宣布参选之后,我就开始研究这个人,一边开车一边看U2。我很喜欢特朗普,他总让我想起台湾的李敖。我在2015年6月年底成立了‘鸭嘴粉丝团’。之所以取这个名字,主要还是因为搞笑,也因媒体都说特朗普是大嘴巴。”王湉说,“当时就这个微信群只有3个人,另外两个是为了能建群随便拉的,我当时告诉他们,以后有人了你们再退也可以。7月份我下定决心支持特朗普,就将‘鸭嘴粉丝团’更名‘北美华裔特朗普助选团’。”

到2016年1月1日,群里发展为100人时,CAFR开始在网络上散播舆论,并组织人马扫街拜票。在3、4月份CAFT发展为在全美14个州有分支小组的全国性华裔挺川组织,“这时有人劝我开新闻发布会,进一步扩大影响力,”王湉说,“之前我们一直在联系特朗普助选团,希望特朗普能和我们各州的助选团领头人见面,基本确定后,5月份我们开了新闻发布会,正式公布组织的状况,开发布会时我们已经发展到23个州。”

2016年11月8日,特朗普赢得大选之后,CAFT一个由3人微信小群发展起来的近万人华裔助选组织,已经结束其历史使命。不过,CAFT并没有停止其前行的步伐,正式更名“萤火虫”并注册成立全国性政治组织(PAC),计划将以助选、支持华裔从政人士为己任。

回忆起“北美华裔特朗普助选团”一路走过的日子,王湉如数家珍:

2016年5月17日,召开新闻发布会,举行第一次挺特朗普大会。

2016年5月25日,助选团成员与特朗普握手。

2016年6月,各州助选团代表与特朗普在其私宅会晤。

2016年7月,参加共和党党代表大会。

2016年9月,王湉加入特朗普亚太裔顾问委员会。

2016年10月至11月,在全美32个城市天空,共计46次用飞艇放川宣传横幅。

此外,CAFT共计在超过14个州投放助选广告牌。

据CAFT东部主要成员之一,“Lucy大侠”介绍,在5月份东西两岸代表们碰头之后,大家进行了分工。洛杉矶总部负责全盘联系、协调,比如有志愿者或义工想去某城市开展活动或扫街拜票,总部马上联系该地区共和党领袖,使得双方顺利对接。按地区划分,自主开展活动,人员方面有的负责地面活动,有的负责文宣。而开展的活动主要有四种类型,实质性拉票活动。如扫街拜票、打电话;造势活动,如飞机放横幅、站街举牌、发布广告;支持活动。如赶到各个特朗普竞选活动现场助阵;外联活动。如参加共和党主要集会、联合其它少数族裔共办挺川活动。如此一年下来,使得CAFT不仅曝光度高,而且其内部与所支持的党派形成了千丝万缕的联系,为今后的持续政治活动打下基础,而这个结果才是王湉发起组织的初衷。

他说,“抗议最简单了,召集人去喊两嗓子,可是几次大抗议结束后,觉得不对劲儿。我花了4至5年时间领悟到,是要从草根开始,然而我们的终极目标,是推动华裔以及其它政见相同者,进入政府,我们需要有为我们代言、为我们写法案的人。华人,不能永远只站在抗议这一边。”(章宁)

责编:樊小菲

  • 路过

新闻热图

海外网评

文娱看点

国家频道精选

新闻排行